春 之 怀 想

编辑发布:网站秒速赛车计划实时人工在线编辑部 ??时间: 2019-04-10?【字体:

周秀玲

  “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”,又一场春雨安静温柔的轻吻大地后,春就以她一贯落落大方的姿态、铺天盖地的气势席卷而来了。玉兰葶苈绷不住脸,最先“噗嗤”一下,笑的咧开了嘴。梨花伴雨依旧清丽脱俗,樱花、桃花备受游客的宠爱,娇羞的脸庞更加粉嫩了。一切都欣欣向好,灼灼华丽。

  春,虽不似秋那般擅长用落叶萧瑟撩人心意,但她总是用女孩子般细腻的心思,把花前人的思绪带入到年少时的春日绚烂里。那时的我骑着单车,一口气从家踩到学校,脸上挂着汗珠子就开始上课了。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”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”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“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”……虽是小时候有口无心的诵读,却因此让我对春天有了误解。

  我出生在干旱的西北,临近腾格里沙漠。除了严重缺水,即使到了“人间四月天”也依旧寒风肆虐,白雪频扰,大地一片枯黄,毫无生机,根本不像诗中所写的那样。心中的疑惑一直留到上大学,大学我选择去武汉读,虽然有远离家乡的伤感,却在南方的春日里真正品味到了诗里的美妙春天。春节一过就有腊梅开放,之后樱花、桃花、玉兰、郁金香、牡丹争先开放,美不胜收,十几年的疑惑得到了解答。

  小时候我的春天,沙尘暴是常客。整日整日的刮风,漫天的黄沙飘散,钻进你的眼睛、鼻孔和嘴巴,你睁不开眼、张不开嘴,走起路来步履维艰。回到家里你笑我土人一个,我笑你蓬头疯子一枚。这还不是最严重的,常听妈妈讲起,生我那年遭遇过史上最严重的沙尘暴。那天农民正种着庄稼,突然狂风猛吹,四周一片漆黑,两人面对面都看不到对方。妈妈说,当时有很多人被风刮走,失踪、殒命。她又幽默地说:“好在你爸当时懒,没去地里干活才躲过一劫”。其实,那时候不懂事的我特别喜欢刮沙尘暴,因为只要天气预报有沙尘暴学校就放假,我们就可以待在家里观看这种天气奇观,现在想想那时确实可爱。

  脑海里的春天,最怀念的是奶奶从地里挖的野菜“黄花辣”,其实就是蒲公英刚长出的嫩叶,因开黄花叫“黄花辣”。干旱地区的春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黄花辣除了可以缓解没有蔬菜下饭的困境,还能消痈止痛、清热解毒,自然就变成家里饭桌上的必备了。每年4月份下过雨之后,奶奶就提着筐子带上铲子上地了,枯黄的田埂上显现的绿色毫无疑问就是黄花辣,奶奶小心翼翼的把它挖出来,抖抖土、掐掉多余的枯叶,扔进筐子里。一上午时间可以铲满满一大筐,足足够家里吃三天。黄花辣清洗浸泡后焯水,挤干水分后用醋、盐、辣椒油、蒜泥、香油和味精凉拌,真是最美味不过了。那时周末放假,我常常跟奶奶一起去挖黄花辣,口口声声说是帮奶奶提筐,其实是为了躲过被爸妈逼着写作业的烦恼。但是自高一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黄花辣了,那年夏天奶奶因突发脑溢血去世了。

    如今,我已参加工作三年。前几天回家看到了婶婶送的一小撮黄花辣,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。看到那郁郁葱葱的黄花辣,仿佛奶奶就在眼前!


作者:北京 城轨公司北京房北01标项目